纳·恩赫巴雅尔: 如果政府采取有效措施, 明年春季我们将能摘下口罩

经济
munkh-orgil@montsame.gov.mn
2021-07-26 00:04:34

记者采访了经济学家纳·恩赫巴雅尔。

    问:当前我们面临与新冠病毒一起生活多久的问题。世界各地的科学家们在如何回答这个问题?我记得新冠肺炎疫情刚爆发的时候,您说过最久有两年就能摆脱疫情。新冠疫情出现已经两年了,您现在怎么看?

    答:假设全球78亿人口的 60%是成年人,那么40亿人需要接种新冠疫苗。40亿人共计需要接种80亿-90亿剂疫苗才能使世界更安全。然而生产出如此惊人量的疫苗需要两年的时间。我当初说的两年就是根据了这一计算。美国等少数国家的疫情形势可能会在今年秋季好转。欧盟国家的疫情届时可能也会逐渐消退。东欧小国的疫情形势目前已经开始好转。但是,在正传播“德尔塔”变异毒株的英国和法国等国家,并没有很好的控制疫情。如果再有新的变异毒 株,我说的两年时间肯定还会延长。

    问:在受疫情影响的发达国家,什么时候会好转?

    答:也许是明年春季。更具体地说,是北美和欧洲。 到那时,他们的跨境旅游可能会开始放松。对发展中国家来说,情况较难。从新冠疫情全球排行来看,排名前十的国家中多数是发展中国家,只有两 三个是发达国家。其中金砖国家位居榜首。具体来说,印度、巴西、俄罗斯、中国和印度尼西亚。在这些人口多的国家,疫苗接种工作进展不太好。到明年春季时,这些国家的疫苗接种率可能达到70%-80%。

    问:对蒙古国来说,到今年秋季儿童疫苗接种工作不会有太大进展。学生们9月份能否如期开学?

    答:16岁以上已接种疫苗的学生可能会到学校上课。可以一周上三天的学。如有必要,6-12岁未接种疫苗的儿童可以每周上学一次。但一切难说,无论如何9-11月期间正常上课的机率极小。届时,12岁以上儿童的疫苗接种率可能提高。由此来看,到明年2-3月时,蒙古国的感染人数可能会减少。总之,如果政府采取有效措施,明年春季我们将能摘下口罩。 

    问:新冠疫情导致的各种风险下,像我们这样的国家的经济是否有机会得到发展?

    答:我们的问题很复杂。 蒙古国的经济发展并没有像东欧和东南亚国家一样达到可观水平。由于矿业占出口的 90%,蒙古国经济一直处于波动的状态。

    问:您认为蒙古国何时能实现出口产品种类多样化?

    答:起码会从2030年开始出现变化。未来十年,我们仍然会依赖矿业。据说,世界经济将出现不同程度的复苏。已顺利接种疫苗的北美、欧洲、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经济将率先复苏。金砖国家的情况目前没有好转的迹象。这些国家的中央银行仍在继续采取支持其经济的措施。

    问:人们说,大宗商品超级周期已经来临。您对此有何立场?

    答:这个问题很难直接回答。一方面,西方国家说,“ 需求已经开始,经济正在蓬勃发展,大宗商品的超级周期即将到来。”但另一方却有不同意见。就在6月初,中国宣布将分批投放铜、铝和锌等国家储备时,铜价跌至9200美元。这两种冲突都在不断地波动大 宗商品价格。中国不想要昂贵的材料。

    问:新冠疫情蔓延的特殊时期,我们在经济发展政策方面有哪些失误?

    答:卫生部门最明显的错误是毫无预防措施。研究人员制定的疫情防控模式将对卫生部门造成压力。我们需要适合于这种压力的预算。政府和财政部根本没有重视这一点。

    问:当研究人员提醒卫生部门将承受如此沉重的负担时,如果政府多一点警惕,调整预算是正确的是吗?

    答:是的。如果政府5月份解决了卫生部门所需的资金,今天卫生部长就可以解决面临的相关问题。简单来说,我们耽误了整整两个月 后才试图做出决定。在疫情 形势如此严峻的时期,卫生部长居然没权力花费相关资金。如果继续这样下去,我们无法成功应对疫情。在疫情防控方面,应由卫生部长和政府作出决定,而不是国家紧急情况委员会。具体来说,卫生部长和政府应根据国家传染病研究中心提供的专业建议作出相关决定。

    问:那么您是认为国家紧急情况委员会作出决定是错误的是吗?

    :是的。应删除国家紧急情况委员会的关于抗击人类传染病法的这一规定。换言之,这一责任应该交给卫生部门。在其他国家,也有防止和抗击传染病的组织。这些组织对传染病进行初步研究,着眼于预防,并确定如何应对疫情。因此,在明年预算中必须要反映的问题是建立一 个独立的传染病预防中心, 而且首先要赋予该中心决定权,并配备科学工作人员。另外要考虑的问题是生物制品实验室。该实验室的问题明年必须得到解决。

    问:蒙央行认为美元不会升值。但是,经济学家已预测图格里克将会贬值。您在这方面的立场是什么?

     答:目前外汇储备以宏观指标良好。今年前五个月,出口额增加13亿美元。这是在 2020年急剧下降之后的增长。 增加的13亿美元来自煤炭、铜和铁矿石。但现在铜价已经跌 至9200美元。嘎顺苏海图口岸已经关闭一个多月。这意味着 损失了10亿美元。因此,6月份的出口完成率将接近去年同期。也就是说,当前外汇储备开始减少。另一方面,燃油价格上涨。我们将为今年剩余六个月的进口燃油花费更多的钱。这意味着向外流出的外汇将再次增加。虽然蒙央行说 “外汇储备良好”,但在接下来的6个月内将会减少。此 外,国内物价上涨将对汇率产生负面影响。

    问: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做才能控制汇率?

    答 : 现在需要停止政治化,同时还需要控制预算支出的增长。两年的赤字总额达8 万亿,这相当于整年的预算。 坦白说,2022年不是过于乐观的一年,我们只能削减我们的建设。矿业是蒙古国未来几年的希望。我们必须使用各种方式寻找吸引外国投资的渠道。 未来几年,重视矿业和外国投资是我们的正确选择。

注释